且辞。

我不是会讲故事的人。

头像源堆糖。

记大致会写的方向而已,别的我也可以接受,算是杂食。

凹凸:雷卡/雷安/雷嘉/耀柠
全职:双鬼/周橙/叶乐
魔道:追凌/薛瑶/薛晓
yys:双龙/连若/狗灯

【雷卡】

_挺久没写东西了算是复健吧,睡了三个小时醒了以后的产物。

_我流ooc请慎重,可能有点烂尾,看情况改改吧。


那个人推门的时候卡米尔就醒了。

他的睡眠一向很浅——当然,还是拜在雷王星度过的那些岁月所赐。他之所以没有暴起的主要原因,是因为他闻到了熟悉的气息,即使裹在浓烈得几乎刺鼻的酒气里,那个人的气息他也绝对不会分辨不出。

是雷狮。

卡米尔压着眼缝听着那个人有些踉跄的脚步踏到床边,居高临下的盯着他。这种感觉向来都很让人不舒服,但此刻卡米尔只有一种无端的压抑。窗外的月光穿过半掩的窗帘落在雷狮肩上,他逆着光将明与暗的界限抛却身后,漆黑里一双紫瞳显得清晰无比。

突然的,卡米尔有些恍惚,犹疑着是不是该坐起来把他明显喝多了的大哥送回自己的房间。但对方却没给他犹疑的多余时间,附身而下压上他的双唇,牙齿碰撞唇瓣,像是隐忍太久的野兽撕扯猎物的血肉,把温热新鲜的血灌入喉咙。急迫得不顾一切,如同扔开所有缠绵悱恻的温情,雷狮在掠夺他口中不多的氧气,展露出天生的掠食者本质。

卡米尔根本来不及反抗,雷狮扣着他的手腕,力道大得像是沉重枷锁。从错愕到无意识的迎合,结束那个疯狂又猝不及防的吻的时候,卡米尔已经完全清醒。但不如说,他又陷入了意识的迷蒙,刚刚发生的一切都是如此的让人不可置信。

两个人喘着气坐在黑暗里对视,目光迷离。

似曾相识的场景在卡米尔的记忆里翻涌,在雷王星,也是一模一样的黑暗里,他曾得到过那个人为数不多的温情。

在死寂的宫殿里他从来没有睡过一个夜晚,蜷缩在角落里,睁着眼睛与黑夜的空洞对视。不敢睡去,也不能睡去。漆黑里似乎有无数暗伏的爪牙,他只能等待命运的判决,或生或死都是别人的一念之差。

但一切都在遇到雷狮后改变了,那个喜怒无常的小皇子给了他生的权利。听到风声后,经过皇室的深思熟虑卡米尔很快被迁往另一座远离雷狮的残破宫殿关了禁闭。——或许是出于影响,或许只是出于厌恶,怎么样都好,卡米尔都没有异意的权利。

所以当雷狮那个夜晚出现在他门外的时候,卡米尔完全没有预料的差点惊呼出声。他抱着腿在墙角的黑暗里仰着头和走过来的那个人对视,眼神湿漉漉的,像被吓到了的小鹿——这是后来雷狮给他的一个漫不经心的回答。雷狮把他放到床上,站在床边附身亲吻他的额角,雷王星向来暴戾恣睢的三皇子头一次露出了极度罕见甚至被怀疑过根本没有的些许温情,低着声音安抚他,即使语序乱七八糟带着雷狮一贯的暴躁风格。

卡米尔就是那样坚定跟随这个人的决心的。

而现在,对方看着自己,眼神里却充满了他看不懂的压抑,许久以后才重新站起身,声音嘶哑,在卡米尔的视线里留下一个背影。

“睡吧。晚安,卡米尔。”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