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辞。

我不是会讲故事的人。

头像源堆糖。

记大致会写的方向而已,别的我也可以接受,算是杂食。

凹凸:雷卡/雷安/雷嘉/耀柠
全职:双鬼/周橙/叶乐
魔道:追凌/薛瑶/薛晓
yys:双龙/连若/狗灯

【耀柠】

_西幻pa,设定有借用自由鸟《丛林骑士的亡者征途》,实际上是我流架空。

雪很大。

雪落在麻布帐篷上的摩擦声很让人不愉快,当然,帐篷里的气氛本来也很不愉快,即使有着温暖的火堆和滚烫的酒。几分钟之前他们还在冰天雪地里争吵着究竟是谁的过错,让他们困在了这个鸟不拉屎的鬼地方。

就在局势一触即发的时候突如其来的一阵狂风打断了这场无聊又火药味十足的争吵,扑面而来的冰碴子不管是哪个种族都忍受不了。有人恶狠狠咒骂着鬼天气的同时也不忘顺带问候一下对面家的主神,谁知旷远天地间蓦然震起了一道冷淡哼声,像是自沉眠中惊醒的不耐烦的抱怨,在荒原上回荡有如巨钟威严轰响。

“吵死了。”

一瞬间所有人都下意识的俯首,不管是不是自己种族的神灵。只有一个人站在帐篷后的阴影里,漠然的旁观着这场有些滑稽的闹剧。

“这下好了,咱们都出不去了,该死的夜巫人。”

“人族就是麻烦,要是激怒了女神我们还不如就地献祭…”

很不和谐的窃窃私语像是地狱里受罚恶鬼没好声气的相互抱怨,帐门外突兀的一阵铃声打断了又一次燃起的暴躁火焰。有人起身去打开帐门,所有人的目光都有意无意的投向门口,于是看到的人都觉得自己的眼底似乎照进来一片月光。

那是个白袍蓝发的小女孩。也许可以称得上是小女孩,眉眼柔和,怯生生的站在风雪里。

“请问,可以让我在这里待上一晚上吗?”

“当然可以,可怜的小姑娘。”

安莉洁抱着人族女人递过来的暖茶,乖巧的蜷进角落里的羊毛毯子,看着火光和阴影在每个人脸上掠过,听着夜色笼罩下亦真亦假的故事。

在温暖里入梦当然是最美好的事,就像在刻意聚拢的温馨光火中致人死地,也会是最仁慈的好事。安莉洁小口喝掉了杯子里最后的红茶,眯着眼睛一笑,指尖环抱的杯壁里很快悄无声息的爬上了白霜。但黑暗里伸出的一只手按在了她的手腕上,那只手很凉,指尖上覆满粗糙的茧,那个人依旧保持着姿势没有动弹,仅仅一个略微前倾的动作就已充满警示意味。

“我看到你啦。”

安莉洁这样说着,一如既往的微笑,并没有丝毫恐惧,浅碧色眼里甚至多了几分纯真的欣赏,宛如稚子望着自己最崇敬的神灵。

“你是这些人里最有趣的。”

黑暗里的人没有回应,也没有任何下一步的动作。安莉洁眨眨眼,杯壁上的白霜悄然退去,与此同时手腕上的禁锢已经松开,轻巧得好似从未有过。

可惜呀,被发现了。

神近耀闭上了眼假寐,他需要休息以保证精神力在派上用场的时候得以高度集中。那个女孩是个值得怀疑的对象,但目前还没有必要严肃对待,毕竟这本就与他无关。向来事不关己的淡漠心理以致于他没有注意到女孩看他的神色,一种复杂的赞赏。

安莉洁泄气般端坐回原来的姿势,盘算着怎么样才能把好不容易看上的小哥哥拐进荣冠之战。哎呀,如果错过了这次机会就要输给凯莉啦。她只好重新摆出一副乖宝宝的姿态,软着音小声问那个人。

“你知道荣冠之战吧?”

“知道。”

“看起来你是夜巫族的人吧?准备好为月神出战了吗?”

“我为部族出战。”

神近耀还是瞥了一眼神色自若发问的人。这个问题着实很奇怪,因为整片大陆的人都知道,有资格称得上为月神出战的人只有尼尼薇。而此刻的安莉洁倒是很开心的样子,既然他不为月神出战,那就好办啦。

伶仃手腕在半空晃荡出奇异弧线,星点幽蓝光芒飘忽不定,像飞越沧海的蝴蝶,坠在每一个人头顶,将他们笼在一层深蓝色的冰里。帐篷内的温度急剧下降,仿佛瞬间置身冰原中央。神近耀腾的坐起,却又只是静默观看着这精妙的神迹,极力掩饰自己的讶异与失态。

安莉洁依旧坐得安稳,掌心托着下颔笑眯眯的把神近耀的微小反应都满意的收入眼底。她还以为这个人不会有表情的呢,精灵一样的尖耳朵抖了抖,偏身躲开暗处飞来的铁器。不出所料的是那个人在看着她,眼里像是跌落古宙的一片深蓝色星辰,在漆黑里显得神秘又冰冷。

“你究竟是谁。”

毫无起伏的平淡语气,安莉洁很眼尖的看到了那个人袖口的刀尖滑落,微微的叹了口气,仿佛真的很可惜。

“你明明猜到了。”

TBC.

评论(2)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