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辞。

我不是会讲故事的人。

头像源堆糖。

记大致会写的方向而已,别的我也可以接受,算是杂食。

凹凸:雷卡/雷安/雷嘉/耀柠
全职:双鬼/周橙/叶乐
魔道:追凌/薛瑶/薛晓
yys:双龙/连若/狗灯

与穿越者的二三事

——惯例打预告,主薛晓友情向,其他看心情。

——晓星尘穿越,时期是恶友番外。薛洋现代高中生设,金光瑶是网络写手起身的作家,除道长全是现设。

——私设有,金光瑶和薛洋是表亲,受家人之命照顾薛洋。

俗话说得好,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天,啊呸,现在是文明社会,就不提倡什么杀人放火了吧,多不和谐。

好的,月黑风高夜,晚修下课时。

昏黄的路灯一闪一闪,夜风幽灵似的飘过街道,狭长小巷口没在黑暗里,隐隐约约看得见几双诡异的绿眼睛——好一个夜行鬼故事的开头,下一个场景就该是主角在小巷尽头看见神秘白衣女子了。可惜我们的主角并不打算走鬼鬼祟祟的小路,不然谁吓着谁,难说。

中学之前晚上用弹弓石子打路灯和小黑巷里头的窗户都不稀奇了,半夜用石子打人窗户还顺带把窗台上头的花盆打个稀里哗啦的这也是绝了。可以说是薛洋走过的巷子都是亮堂的——吵醒的。但是年轻的薛洋小朋友理直气壮的说,他怕黑。专业给小祖宗擦屁股的金光瑶曾经也是给折腾得不轻,最后干脆一到晚上立刻关掉手机锁上大门两耳不闻窗外事的赶稿去了。

薛洋单肩搭着书包一步一晃的走在街道中央,手里还转着一支笔,本来可以准时下课的美好心情被教室里某教英语的中年妇女破坏殆尽。时间倒退前二十分钟,快奔四的英语老师一边笑得鱼尾纹都出来了一边还要习惯性用娇滴滴仿佛少女一般的声线冲满教室低头赶她布置的作业的学生们说,“哎呀我不想耽误大家回家的啦!”

用前桌魏无羡的话说,这是上周刚捏的嗓子吧,哪家的技术这么差。

金光瑶今儿赶他圈子里的作家聚会去了,提前给薛洋交待了一声钥匙一甩就潇洒跑路了。薛洋磨着牙想着今晚的倒霉破事,微笑着强行吞掉了到嘴的脏话。背后骂人,不好,要骂怎么着也得当面骂。

薛洋边走边愉快的盘计着报复,内心甚至有点美滋滋的。然而下一秒他就突然顿住了脚步,大半夜秋风扫落叶似的凄凉场面里,他终于看到了适合出现在这个片场的人物形象。离他十米开外的一个路灯只照开巷口的拐角,一个白衣人影贴墙站得笔直。

不过这黑漆麻糊的时候,就是以薛洋的视力也只是看得见个影。何况那人大半个身子还掩在黑暗里。

——莫非夜路走多了,真遇到贞子姐姐啦?

薛洋观察了几秒钟,得出的结论就是那应该不是个贞子姐姐,八成是个贞子哥哥。然后他就毫不犹豫的卸下肩头书包利落的掏出了根前几天打群架随手捡回来的钢管,顺便往嘴里扔了个大白兔。嗯,压压惊。

他不紧不慢一步步走近的时候,那人却一直没有动弹,薛洋有点怀疑,他别是看见了个精神病院逃出来的傻子吧。

就这么心神一闪的片刻他突然看见那人瞬间暴起,伸手往背后一抓,掌心里很快滑过一条银色的蛇一样的影子,沉默的逼上来。薛洋手也快,打了几年架怎么着也有点真本事,但是到他抬手的时候居然也就只剩下格挡的时间了,他左闪右甩拼命把每一击都挡回去,但那人的剑势却仿佛潺潺流水般后劲无穷,每一击都引来更强势的一击。——哦对,薛洋近距离看的时候才发觉那人拿的武器居然是把货真价实的长剑,但不是今天那种粗制滥造的破铜烂铁,他甚至可以看见那把剑挥舞起来有如月华流转。

那人发起最后一击终于正面看了他一眼,但看清薛洋一张青涩稚气的面容时,他眼里突然有点慌张,行云流水般暗含杀意的剑势顿收,他手一抬收剑入鞘。

薛洋刚想着挡不住了最后时刻是不是赶紧找个宗教信一信的当口,却感觉那种逼迫而来的压力陡然消失,抬头再看时那人已经淡然收剑回鞘了,登时满脑子就剩下了俩大写加粗的字眼,不爽。怎么说他当年也曾经混迹本街堪称一霸,就这么被打得只剩下祈祷的时间实在太丢人了啊。

撸起袖子试图拒绝讲理先出出气的洋哥,冷不防听见对方很有礼貌的开口跟他问起了路。

“方才多有冒犯,还请小道友海涵。”

“只是不知此为何处?我怕是迷路了。”

声音很好听,路灯下头那张脸也生得很好看,看着怎么也是个温润儒雅的帅哥。但是他确定没走错片场吗?薛洋觉得他可能没有跟精神病患者交流的经验,特别是看起来仿佛深度修仙中毒的那种,虽然他每天已经觉得被魏无羡折腾得神经衰弱了。

“你…没病吧?”

薛洋伸出两个手指在那人面前晃晃,却见对方皱起眉头满脸的迷茫。薛洋还想着下一步动作的时候,对方突然捂着侧脑,仿佛很痛苦的在他面前猝不及防的倒了下去。然后几乎是同时,薛洋看见路口熟悉的车灯晃过来,金光瑶回来了。金光瑶摇下车窗看到的就是薛洋提着钢管击倒不知名路人的犯罪现场,他还是习惯性叹了口气下车奔过去看情况。

“你大半夜不回家倒是挑的好时候寻仇。”

当然,穿越综合症尔等凡人怎么能看出来呢,所以脉也摸了呼吸也探了,貌似没什么问题,但人就是昏过去了。金光瑶有点犯难,这会再给送医院吧,可这人好像也没啥事,扔大街上吧,不远处又有个监控,这搞得跟抛尸似的影响多不好。最后他决定先带回家,明儿再看看这人醒了怎么办。

薛洋虽然一肚子抱怨,但在金光瑶砍掉他一个月糖分支出的要挟下终于还是屈服于黑恶势力。俩人吭哧吭哧把人扛上了车,远看还真有点暗夜抛尸的意味。

纠结啥啊,赶紧回家睡觉。

后来。

瑶:阿洋你这次下手有点狠啊,别是一棒子打成植物人了吧。

洋:…???我还没打呢??难道在你眼里我是一棒子打下去你可能是会死的那种人吗??

跳进莲花湖也洗不清了。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