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辞。

我不是会讲故事的人。

头像源堆糖。

记大致会写的方向而已,别的我也可以接受,算是杂食。

凹凸:雷卡/雷安/雷嘉/耀柠
全职:双鬼/周橙/叶乐
魔道:追凌/薛瑶/薛晓
yys:双龙/连若/狗灯

【洛托】

——突然一给(。)就不好意思说是本性暴露了。懒得搞标题,稍微挪一下我mp里洛基的戏吧。

——高亮,伪原剧向。


漆黑云海翻卷着漫过苍穹,像是不怀好意的帷幕,而拉开幕布的舞台上只有孤零零的断线木偶,颓然委地。洛基低头看着那个依旧站在对立面的金头发的少年,蓦然觉得这一幕无比熟悉。

即使被强横气流扼住喉口,那个人仍然不肯显露出分毫脆弱,洛基静静的看着这张挣扎在生死边缘的,他曾经在无数幕明暗光影里注视过的脸,有一瞬间想要伸手去触碰。——但事实上,他只要轻巧的合拢手指,就能将他厌恶了这么多年的兄长彻底毁灭。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的手总带着不祥的寓意。


洛基只是张开掌心,与托尔攥得分明的指骨相抵,无声息的化去那股扑面而来的乖戾。仅仅一个举动,便轻易将他们如今的差距清晰划开。突兀拉近的距离里,两个人的眼里都没有可能出现的些许温情,只是平淡的对视,像过去的每一次一样。

命运在天平前嘲讽冷笑,这似乎是时间早已写就的剧本,谁都无法逃脱被安排好的结局。他们是命定厮杀至死的敌手,也是拥有无法斩断羁绊的魂灵。超越亲情,超越爱情,刻入骨血。

洛基说,这么多年,我终于可以杀死你了。

语气轻得像是呢喃,又像是在对那个犹疑着,还抱着一丝莫名期盼的自己宣告的死刑。好像他眼前的不是他的兄长,而是很多很多年前咬着牙活下去的红发少年,那双眼睛里有一模一样倔强燃烧的火焰。

我杀死了你,也杀死了自己。

他想要斩断最后的退路,化作焚天灭地的大火,毫无留恋的烧掉这个令人厌恶的世界。

退路何方?你就是我的退路。



时间已经所剩无几。洛基突然轻柔的贴上对方的面颊,用手掐住他的下颔,亲昵地吻过托尔线条优美的侧颜,辗转到颈侧,陡然露出不相上下的凶狠。犬齿陷入皮肉,直至勾出浅淡的血腥气味方才罢手,温热舌尖在牙印里渗出的斑斑血痕上舔舐,无论对谁,都是难言而缓慢的折磨。

作为回报,仍处在束缚之中的托尔也在洛基的肩头狠狠地咬了一口。他们都咬得很用力,像留下两个烙印在躯体上的血红印记,以浓郁血腥味记住此刻失控的疯狂面目。

这是只有死亡与新生足以救赎的诅咒。我们本该踩在烈火灼烧过的焦黑土地上,指节罅隙沾满彼此黏稠的鲜血,至死方休。

托尔嗤笑,你就这么恨我。

漫长岁月的纠缠足够不共戴天的仇恨深植心底,但那并不是唯一。命运的线总算还是断了一根,让无法遏制的禁断情意得以疯狂滋长,这是魔鬼也会诅咒的约定,该在烈火中化为灰烬。

洛基微笑,不,我当然爱你,我亲爱的哥哥。

生与死,创造与毁灭,不都是如影随形吗。命运是无法阻拦的,所以我只能跟从剧本,毁灭这一切阳光恩泽的世界,当然也包括你。阳光下的宠儿,手握风雷的神子,让人嫉妒得发疯。洛基想,就让漆黑火焰吞噬他的光明吧,用蛊惑的吻让他一同堕落向深渊。

这样,就再也没有退路了。

苍白少年跌落在地的瞬间,他的心也一同跌碎。

毁灭是不需要心的,笨蛋。

评论(3)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