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辞。

我不是会讲故事的人。

头像源堆糖。

记大致会写的方向而已,别的我也可以接受,算是杂食。

凹凸:雷卡/雷安/雷嘉/耀柠
全职:双鬼/周橙/叶乐
魔道:追凌/薛瑶/薛晓
yys:双龙/连若/狗灯

【耀柠】

_没有午睡的后果就是仿佛梦游,然后飘忽的开了个脑洞。一直想写的公主和骑士,也不知道啥毛病,可能就是私心想看BE(不是


安莉洁从来只在传说里听说过那个在海另一端的国度,阳光温暖,四季如春。而冰雪的领土里只有静谧的荒原上终年嘶吼的寒风,城市隐约的缀在黑色山谷之间。

直到那一夜她站在城墙上,看见了海上飘来的红光,像张狂的红莲花迅疾的开过苍白冰原。那个热烈骄傲的部族从火焰中诞生,以火焰为信仰。

安莉洁拢着银白斗篷,近乎漠然的看着覆满白雪的土地上鲜红和霜蓝的血液交融。她无法为她的子民再做任何无力的垂死挣扎,只能沉默着接过他们以灰飞烟灭铸就的忠诚。如果站在这里的,是兄长,是不是会不那么糟糕呢?毫无意义的幻想被掐灭在心底,现在她唯一还能做的,不过是保留着最后的尊严与她的臣民共存亡。

她在等待,但敌方的主将却始终没有出现在战场上。

安莉洁微微眯起眼,视线终于捕获到了一道残存的影子。即使皇城濒临湮灭,但此时此刻,她仍然是这片土地上真正的主人。她的目光追随着那道起伏的残影,轻盈穿过硝烟与鲜血,仿佛惨烈战场只不过一盘厮杀未尽的棋局。于她,毫无意义。

安莉洁突然笑起来,像是少女与情郎的初遇,又像是与亲昵故人的久别重逢。冰霜在地面绽开大片白色,映着火光,反射出剔透美丽的残酷光泽,一如与荆棘共生的白玫瑰花——那是属于这个王国最高贵的象征。

衣袂纷飞,她像海上拂过的飞鸟,不是跌落而下,而是向云端展开的翅膀。那一瞬深陷敌方中的神近耀猛然抬头,那个白色的影子却已坠落向无可挽回的深渊。

他血液里某些被凝滞许久的东西蓦然碎裂,被心里趁虚而入的荒芜野火烧成灰烬。暴怒扑出他的漆黑眼瞳,像是破空龙蛇。

——不知道她是谁,只知道,她不可以死,不可以死。如果她死掉了,如果…会怎么样呢…


他不知道。他眼角红蓝参杂的火焰印记明灭,最后灼目得仿佛要流淌而下的滚烫熔岩。

宿命冷冷的讥笑徘徊在苍茫天地间,他眼里只有那片开在白玫瑰里的鲜红,却在他一步一步踏进的艰难距离里羽化为细碎的雪花。

——冰原上的部族,一旦死去,便化作飞灰。


亡国的公主低垂着眉目,尖锐荆棘贯穿她的胸口,她终究还是不能辜负她的名姓,她的祖辈们曾护佑的子民。只是那一刻她听见自己空荡内心的蓦然回响,冰冷又讽刺。

——那个人的头发,是蓝色的。眼角的火焰印记却鲜艳刺眼,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

这或许就是所谓的重逢吧。

两个与世界相不容的人,初次也是最后一次的相遇,从此便是陌路。

评论(1)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