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辞。

我不是会讲故事的人。

头像源堆糖。

记大致会写的方向而已,别的我也可以接受,算是杂食。

凹凸:雷卡/雷安/雷嘉/耀柠
全职:双鬼/周橙/叶乐
魔道:追凌/薛瑶/薛晓
yys:双龙/连若/狗灯

武华

小小小片段(…)一时脑洞,是个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写的刀。



后来简濯清说,那是她这辈子头一次看到江凛求人,她满心的讥讽到了喉咙口,全化成了难以言说的悲凉。

那个晚上沉沉云翳掩埋月光,往日天塌下来都折不了脊梁骨的华山少侠背着满身沾血的人,此刻跪在她的屋子外头,墨染的瞳子里暗无天日,没了往日星辰璨璨的分毫影子。他哑声叫她的名字,仿佛真正冷成了华山的一捧雪。

“濯清,求你救他。”

与他相识这么些年,简濯清知道江凛从未求过什么,他孤身一人行在这茫茫天地之间,无人能解他寂寥,无人能知他所求。可现在——他向她行此大礼,求她救一个人。

夜深露冷,无人应答。简濯清的医书誊到第三卷,笔杆细长的影子晃了一瞬,她抬眼看去,灯盏里头油已将要枯了。她叹了一声,弃笔开门,将那人与冰凉露水都迎进屋。

评论(3)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