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辞。

我不是会讲故事的人。

头像源堆糖。

记大致会写的方向而已,别的我也可以接受,算是杂食。

凹凸:雷卡/雷安/雷嘉/耀柠
全职:双鬼/周橙/叶乐
魔道:追凌/薛瑶/薛晓
yys:双龙/连若/狗灯

【战魂】【片段】

【大概是纯职业。嗯应该会有一些人物的影子。不过并不是针对人写的哟qwq】

【文力不够不够真的不够!瑕疵什么的假装没看到好了?】

【欢迎提出意见以及不足之处】


【战魂】

(元素法师)

夜色阴沉,暗色的云密密的布满天空,仿佛黎明的光辉再不会出现在东方的天际。午夜战场厮杀未停,浓烈的血腥味裹在冷风里,铺天盖地。
血色与硝烟将银白长袍撕扯出斑驳的痕迹,法杖上的幽蓝色光芒如同他的生命一般,已微弱而摇摇欲坠,尸骸上又一次站起的身影,飘摇得如风中荒凉的旗,却始终不肯倒下。
望着远处再次袭来的黑色军队,冷笑着提起法杖,古老的咒语里最后一点幽蓝光芒化进漫天阴沉里,他的长发在风中狂舞,薄唇微张,

“天雷,地火。”

白紫色的闪电撕裂云层而来,绚丽的火雨在闪电的间隙里落向千疮百孔的大地,以及无数白骨与黑骑。他站在燃烧的火光里,被一点一点,吞没殆尽。

(战斗法师)
早已分不清脸颊淌过的是血水还是雨水,身边或熟悉或陌生的身影接连不断的倒下,在迷蒙的视线里化作枯骨。
天空灰白而绝望,同每一具正在死去或是已经死去的双眼对视,空洞得令人恐惧。
将战矛支地以撑起支离残破的躯体,雨水把血色冲淡,也把强烈的痛感麻木。血染的黑色长矛缓缓抬起,像极他深邃坚定的黑色眼瞳。最后,毫不犹豫的使尽全力冲向远处拥来的黑色人群。直至长枪贯穿胸膛,鲜血淋漓,流过冰冷的岩石。

一个人,一杆矛。

虽千万人,吾往矣。

天地之间,大雨滂沱。


(鬼剑士)
鲜红与纯白交融,在茫茫雪地上漫开,仿佛千年冰封的山巅盛开摇曳的繁花一片。
浓黑和深紫的颜色成片成片的绽开,耀眼的光芒却早已暗淡下去,满是血污的衣袍上每一处都是枪尖与剑刃撕裂的痕迹,唯一的知觉是背靠背的支撑,彼此的冰冷紧贴,却还至少知道对方的存在。
刀刃上鲜血和光芒缓缓流淌而下,连对视也不需要,暗红与幽蓝的长刀最后一次同时扬起,夺目的光华在刀锋凝结,无数个暗色的阵法呼应般重新泛起光芒,
“鬼神盛宴。”
嘶哑的声音里刀锋落下,无尽的黑暗降临。每一个被召唤的阵法里都发出沉重的低吼,黑雾缭绕,伸展而出将无数围拢上来的人影缠紧撕碎。
黑暗中央两个握紧长刀的人影,缓缓碎落成光,在风雪中消散。

(牧师)
总是一尘不染的白袍此刻已经沾满血污,看上去狼狈不堪。
只有纯白色的光芒还在十字架上断断续续的跳动,微小的光芒在黑夜里,成为唯一圣洁的希望。还有手握十字架的那个衣袍飞扬的人。
黑夜里暗色的花大片大片的蔓延,鲜血从被贯穿的喉咙与心脏里飞溅而出,此起彼伏,开得绚丽。
直到最微弱的呼吸声都已散去,从骸骨上爬起的手持刀剑的黑影缓慢的朝他围上来,像追逐月光的深渊的狼群。
白色光芒在刹那间大盛,连一声叹息都没有就席卷了战场。他高举着十字架,闭上眼,像是疲倦的天使,安静的睡去。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