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辞。

我不是会讲故事的人。

头像源堆糖。

记大致会写的方向而已,别的我也可以接受,算是杂食。

凹凸:雷卡/雷安/雷嘉/耀柠
全职:双鬼/周橙/叶乐
魔道:追凌/薛瑶/薛晓
yys:双龙/连若/狗灯

【双花】【乐乐生快w】

【好的打了这么久终于能发出来了orz憋死我了】

【应该会,有点ooc?不介意的话,就继续看下去吧】


模糊的视线逐渐变得清晰,“哟,乐乐你醒了?”熟悉的声音像一道天光撕裂了灰蒙蒙的天幕,张佳乐猛的睁开眼,“我靠。大孙?!我一定是没睡醒让我重新睡回去吧!”喃喃的嘟囔了几句赶紧闭上眼。“不用装了。而且你再睡几次看到的都是我。”孙哲平特别无语的看着这个逃避现实的人,“赶紧起啊。我坐这盯着你俩小时了打算饿死我怎么的?”
张佳乐闻言被子一掀就蹦起来了,手腕上莫名的牵引力把他狠狠往下一拽就整个人都跌进了被子里。孙哲平坐在床边以一种奇异的表情目睹了全过程。忍笑也是忍得很辛苦的啊。乐乐。
张佳乐揉了揉凌乱的头发抬起手腕才发现上边扣着个手铐。另一端扣着孙哲平的右手。而且是扣得特结实没钥匙砸都不开的那种。“我靠……孙哲平这啥玩意儿?!”被叫到的人耸耸肩。“我怎么知道。”
张佳乐觉得他的内心是拒绝的。在扎头发的时候尤其艰难。孙哲平举得右手快酸了,张佳乐还在艰难的扎他的小辫儿。“我终于体会到,那些小姑娘扎头发的艰难了。你挺不容易的。”孙哲平特别深沉的说。回答他的是一记肘击。“去你大爷的。乐哥纯爷们儿。”
既然被扣上了那打荣耀就不只是不方便了。那是压根没法动。最后没办法了只能一人打一人看着。于是孙哲平有生之年第一次坐在训练桌前无事可做只能偏头看着搭档的屏幕,顺便打量一下自己的搭档。眉眼清秀,脸庞因为专注而激烈的操作而泛了微微的红,显得皮肤更加的白皙。
得,这下更像小姑娘了。
孙哲平默默地在心里吐槽了一句。
晚饭吃得要多糟心有多糟心。百花队员表示大家都习惯了嘛不就是副队给队长喂个饭嘛有什么奇怪的。反正大家都戴上墨镜了看不到啊。
张佳乐回到寝室的时候整个人都埋进被子里了,气压低得连孙哲平都看出来了。孙哲平的脸色阴沉了一瞬,“怎么着,跟我扣一起你挺不乐意的嘛。”
“不是。”闷闷的声音从被子里传出来,“大孙我跟你说个事儿……”“嗯?”“其实……其实吧……我喜欢你挺久了。”孙哲平被最后一句噎了三秒,突如其来的愉悦化作笑意蔓延上唇角。“不是。那你怎么还一脸不乐意?”“我,我那不是,有点难为情嘛。要是一直扣着不说我就憋死了好吧。”张佳乐从被子里抬起头来,眼神认真。
然后,他就看见,孙哲平淡定的当着他的面掏出把钥匙打开了手铐。
“靠……你干的?!”“看你暗恋的这么辛苦,决定帮你一把。”
“……我收回行吗。”“那重新扣上。”
“……你大爷的。滚。”

END.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