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辞。

我不是会讲故事的人。

头像源堆糖。

记大致会写的方向而已,别的我也可以接受,算是杂食。

凹凸:雷卡/雷安/雷嘉/耀柠
全职:双鬼/周橙/叶乐
魔道:追凌/薛瑶/薛晓
yys:双龙/连若/狗灯

【全职/双鬼】谁的葬礼(上)

——跟题目毫无关系。

——我说不虐就是不虐。x只是不甜而已。

——杀手paro

——迷之意识流。

零。
天空阴沉,漫天飘雨。
一身黑衣的瘦削身影打着黑伞,独自立在白色墓碑前,背影孤独而高傲,像是草原上独自远眺的一匹孤狼。
修长手指缓缓收紧,直至指骨泛白。

一。
又一次独自从梦中醒来,空荡的房间里只有自己单调的呼吸声。细密雨丝敲打着玻璃窗,雨声沙沙,仿佛无边无际。无端的添了几分阴冷。
李轩无意识的往被子里缩了一些,那股幽幽的阴冷像是钻进了心里,使他不由自主的,渴求另一股温暖。他自己也不知道。心里没来由的空荡从何而来。
不过,又做那个梦了。
雨中柔和静谧的墓园,打着黑伞的黑衣男人,还有更多,暗红色和深蓝色的长刀,纷飞的刀光和鲜血,叼着白玫瑰的苍白男人,雨中绽开的火光。梦里的一切都像是一幅破碎抽象的画,带着妖冶诡异的色彩。
他在想念某个人。
莫名其妙的想念。一个记忆里甚至面容模糊的人。明明连看都看不清,他却仍记得,那个人的眉眼冷峻,眼瞳深邃,唇角微凉。
李轩重新把脸埋进被子里,闷闷的想着,
他是谁。

二。
吴羽策打着伞,垂眸独立在墓碑前。即使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也让人觉得仿佛有浓重的悲伤如海潮般从他身边翻涌开来,漫天漫地。
良久,他转身,踏着一地翠色离去。墓碑前一束盛开的白色玫瑰。雾雨岚岚中,远处有人影朦胧,黑伞的轮廓模糊,仿佛烟雨中一朵凭空而绽的黑色莲花。
刚踏进虚空总部,吴羽策就看到了急匆匆赶来的李迅。“什么事这么急。”李迅压低声音,“新消息来了。”
【机密办公室】
“说吧。”吴羽策一边翻着资料一边示意李迅开口。
“昨天收到的消息。坐标北城黑街。时间还是午夜。最后回来的是小盖。毫发未损。”
李迅念完手中的文件,有些担忧的望着吴羽策。
“这次怎么办?”
吴羽策深眸里划过一丝寒意,手指一顿,目光落在那柄暗红色的太刀上。
“这次。我去。”

(待续…)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