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辞。

我不是会讲故事的人。

头像源堆糖。

记大致会写的方向而已,别的我也可以接受,算是杂食。

凹凸:雷卡/雷安/雷嘉/耀柠
全职:双鬼/周橙/叶乐
魔道:追凌/薛瑶/薛晓
yys:双龙/连若/狗灯

【全职/双鬼】谁的葬礼(下)

——跟题目毫无关系。

——我说不虐就是不虐。x只是不甜而已。

——杀手paro

——迷之意识流。

三。
深夜。零落的星光更显得暗淡许多。似乎那少得可怜的星光也不愿眷顾这里。
这里是黑街。
这个城市最阴暗肮脏的角落。这个城市所有见不到光的一切,都聚集在这里。贫穷的小家庭,凶恶的流浪者,混迹街头的黑道流氓,满身酒气的风尘女子。粗鄙的叫骂声和撕打声交织,深沉夜色下掩住了所有扭曲与阴暗。
李轩按着刀,将身形隐在黑暗里。
午夜十二点的钟声悠悠响起,回荡在空空的城里。李轩深吸口气,走出藏身的地方。
黑色的长街尽头,一盏摇摇欲坠的灯下,穿着黑色燕尾服的男人戴着高高的魔术帽,宽大的帽沿下只露出一角苍白而轮廓优美的下巴,和一支半开的白色玫瑰。
男人似乎感受到了李轩的存在,微微扬起脸,将玫瑰花拿在手里,薄唇勾起一丝冷笑。“第一个?或者说,第零个?”
李轩沉默。既然被看见了,那么也不必要掩藏目的了。他一步一步的朝那个人走去,边走边拔刀出鞘。刀尖微微下垂,冰蓝色的光在刀刃上蔓延开来,以微不可闻的速度迅速爬满长刀。
在距离对方几步之外的地方,李轩奔跑起来,踏着路灯杆下一堆杂物高高跃起,在空中抬起已经光华流转的锋利刀刃。而那个男人却只是站在原地不动,仿佛下一秒刀刃将切开的不是他的心脏。
那支半开的玫瑰在他手中无声的变幻成银白色的刀刃。
冰蓝色的凌厉刀光落进男人胸口的时候,白色的刀刃同时也刺进了李轩的心脏。而李轩却看到,他的刀,穿过了对方的身体,刀光碎落成莹莹的蓝色碎片,消散在空气里。那柄银白的刀刃刺进身体,身体深处,剧痛袭来。李轩不可置信的瞪大了双眼。“这不可能…”
男人冷笑,“无论再来多少次。你也会死的。”
然后下一刻温热的鲜血就溅到了李轩脸上。真是奇怪。他竟然还能有触感。他看到一柄暗红色的长刀从背后贯穿了苍白的男人,鲜血在他的黑衣上漫开一片暗色的花。
李轩以刀勉强支起身体,莫名的无力感在向四肢蔓延。他抬头,只看到黑衣男人缓缓的倒下,脸上带着奇异而又释然的笑。然后如风化般在李轩眼前消散。
透过他的身体,李轩看到了一张熟悉而又陌生的脸,与他之前的无数个梦里的面容重叠,
吴羽策。

四。
那个名字自然而然的从记忆里浮现,哪怕在之前的无数个日夜里它都不知沉寂在心底何处。
但终究是在心底。
李轩觉得自己的喉咙有些干涩,发不出任何声音。他低低的,像过去一样唤了一声眼前人。“阿策……”
吴羽策缓缓屈膝,红莲天舞落到地上,发出清脆声响。他伸出手,想把那个人拥进微凉的怀里,手指却穿过了那个人的身体,看上去就像拥抱着一个虚无的影子。
“你回来了。”耳畔是那人清冷声音和浅淡呼吸,李轩笑了笑,再也握不住四轮天舞,任由它跌落。他的身体缓缓虚化成莹蓝色的光点,消散在吴羽策指尖。
他凑过去,靠到吴羽策耳边,轻声的笑了,
“是啊。为了跟你说一句。我爱你。”
黑色的长街从街口开始长出了白色的玫瑰,在每一个角落里绽开,蔓延成摇曳的花海,掩掉了其下的鲜血与往事。
像一场纯白色的葬礼。

END.
迷之意识流。x其实我只想有人评论一下陪我聊个天x

评论(11)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