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辞。

我不是会讲故事的人。

头像源堆糖。

记大致会写的方向而已,别的我也可以接受,算是杂食。

凹凸:雷卡/雷安/雷嘉/耀柠
全职:双鬼/周橙/叶乐
魔道:追凌/薛瑶/薛晓
yys:双龙/连若/狗灯

雾聚(周橙)下

——终于是完结章了。累死我了。

三。
叶修走了以后周泽楷独自抱着杯子在窗前坐了很久。如果真的是解除剂,那她必死无疑。那个玩意儿只用于把高层乖巧的武器们送上战场。

不过周泽楷没有料到重逢来得这么快。也许是因为,该遇到的,怎么都不会错过。

幽蓝色的营养液里女孩闭着双眼,长发飘散如海藻。细细的输液管从她身上伸展向四面八方。
“沐橙。”周泽楷微微仰起头,声音轻如梦呓,修长的手指按在透明的玻璃上,触感冷硬。身后忽然有个笑吟吟的声音传来,“最好不要在这里用领域哟。”周泽楷回头,看见那声音的主人,那是个身材高挑的女孩。站在离他几步远,墨发微卷,垂至脚踝,一袭黑裙曳地,手里打着一把不合时宜的黑伞。
“谁。”周泽楷微弯腰,动作隐在风衣的黑暗里,却是危险的进攻姿势。“十三号。奉命前来拦截。”女孩微笑着轻盈的屈膝行了个奇怪的礼。黑伞垂下,伞面迅速收拢,细长锋利的伞骨外翻,伞柄抽出,变为双剑。

两人保持着动作沉默了几秒,最后十三号率先打破了僵持。脚尖轻踏地面,裙下纤细的小腿绷紧,第二步的时候她就已经踏在了虚空中,无形的气流翻卷,把她托到半空中。左手剑猛的扬起,竟然脱手掷出。速度之快,周泽楷甚至没有反应出手的时间,只好侧身闪避。刚刚侧身的刹那幽灵般的另一剑已经到了面前,周泽楷抬手用荒火格挡,右手一翻就把碎霜收回风衣里。然后抬起右手准确一扣对方手腕,指尖发力一拧便听见腕骨轻微错位的声音。十三号吃痛的一颤,剑尖就错开了些许。周泽楷盯着错开的一瞬手臂发力反剪了对方的手臂,剑落在地上发出清脆声响,制住对方手腕以后荒火的枪口立刻抵上对方后颈的薄弱处。

毫无犹豫。周泽楷扣动了扳机。血色绽开,如盛世红莲。
变故是这个时候发生的。

周泽楷放开了手中的尸体有些迟缓的起身。柔和的白光已经铺满了他脚下。而且那光还在不断蔓延,几乎要落满每个幽暗角落。
像至高无上的神殿穹顶凝聚的光芒落在虔诚的信徒身上。温柔的把他们吞没殆尽。
他不敢回头。也不需要回头。可以想象到那些幽蓝色的液体已经变得透明又变成刺眼的白。而那个身处其中的女孩,此刻睁开了双眼。
空洞的,漆黑的眼瞳。浓烈的杀气铺天盖地。她只是轻轻触了那透明的玻璃壁,他就看到,无数细小的裂纹由纤细指尖蔓延而出,然后爬向每个角落。巨大的玻璃壁在他眼前碎裂开来,液体却没有涌出,似乎那液体已化作了虚无。

周泽楷终究还是转过了身。迟缓得像个快要坏掉的木偶。眼瞳里是难以言喻的悲伤。
苏沐橙的眼里几乎倒影出他的脸。却没有丝毫感情,只有无尽的杀气。她指尖聚起了一团柔和却危险的光,化作利刃,接着朝他缓缓走过来。
周泽楷沉默着将荒火收回了风衣里。——他放弃了所有的抵抗。那团柔和的白光穿透心脏,没有丝毫刺痛的感觉,但他却已经感到濒死的幻觉。周泽楷怔怔的看着眼前熟悉的那张脸,他们的距离足够他看见她眼瞳中倒影的自己。

“沐橙……”他轻声道,温柔得像是想要唤回那个回忆里的女孩。
“我爱你。”
那双镜子般的漆黑眼瞳里似乎有什么碎掉了。晶莹的液体忽而涌出,苏沐橙突然从一场很长很长的梦里醒来。梦境外遇见的只是周泽楷的死亡。
“小周……”
苏沐橙睁大了漂亮的眼睛,大滴大滴的眼泪从那双眼睛里滚落。但是再也没有用,死亡已经不可逆转。

巨大空旷的黑暗地底空间里,只剩下单薄的呼吸声。苏沐橙抱紧了周泽楷正在失去温度的身体,漆黑眼瞳中白光越来越盛,像白色的蛛网般蔓延。

所到之处皆化作灰烬。

对不起。

我还来不及对你说一声。

我爱你。

END.

评论(5)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