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辞。

我不是会讲故事的人。

头像源堆糖。

记大致会写的方向而已,别的我也可以接受,算是杂食。

凹凸:雷卡/雷安/雷嘉/耀柠
全职:双鬼/周橙/叶乐
魔道:追凌/薛瑶/薛晓
yys:双龙/连若/狗灯

【双鬼】【李轩生贺】

——讲道理。差点赶不上轩哥生日了。而且大家都写得,那么的棒。咸鱼非常的,惊恐。

——大学paro。不要问我一个美术生跳舞为什么那么好。对阿策爱得深沉。

——细节bug什么的不考究。发现了就告诉我呗。

——也许是一个开始。也许还会有更加遥远的故事。就算你愿意看,我也不一定写。x(不你这人


也许没有那次相遇,李轩想他的人生大概也是不会完整的。

背着画架走在小径上,视线里所及之处,满眼柔和而生机勃勃的绿色。不知名的花香浅浅的渗进空气里,清新好闻。
李轩深吸一口气,脚步未停。他还是没有找到让他动心而下笔的风景。
不过丽池公园的美丽,果然从来都不会是夸大。

极度的静谧安宁中,一阵响板声响起,却并不突兀,极有韵律的美感。李轩有些好奇,加快了脚步向前。
茂密的林丛之后有一块小小的空地。此刻那里只有两个人。
男人身形修长,面容俊秀。黑色衬衣下摆插进马裤,布料在修长身体上绷紧,勾勒出挺拔的轮廓,长筒皮靴在地面上敲打出欢快的节奏。响板在他手中,变换出热情而有节奏的旋律。
而他的舞伴,是个身材高挑的女人。
大概是。李轩站在林丛后,只能看见她的背影。身材高挑而又不显得过分纤细,黑发大概是被拢了起来,露出白皙的后颈。同样挺拔的身姿丝毫不比那个男人差多少,更显出一种傲然。更让李轩觉得惊奇的是,她穿的是一身黑色的舞裙。完全不是李轩曾经见到过的艳丽明媚,纤长指尖握着一把深红色的折扇。

吉他的声音适时响起,和着响板的声音,明快的节奏里女人耸肩抬头,手中的折扇忽的扬起,截然不同的清冷气息在热情奔放的节奏里竟然不显得突兀,像是载歌载舞的湖岸与湖中清冷落寞的莲花。
月光落在了那朵莲花上,暗处掩掉的光华一点一点的显露出来。女人随着旋律飞快的舞动起来,舞步移动间长裙的裙摆飞扬,像一朵盛开的黑色莲花。鞋跟敲打着地面的声音极有韵律,深红色的折扇在她手指间轻灵的飘动,为她的舞姿增添了一丝灵动的色彩。

李轩的视线几乎要跟着那个女人的身影移动,那朵黑色莲花在他的眼里旋转着盛开,清冷的气息仿佛在鼻尖萦绕。

方锐等到俩人终于练完了以后扔下吉他就冲了过来。“吴女士你真是太棒了!”黑色长裙的人白了他一眼,“你这么叫我下次再有这种事别找我。”“别呀别呀您这么帅气肯定不会跟我一般见识!”另一边周泽楷放下了响板拿着纸巾正在擦汗,闻言也笑出了声,走到吴羽策面前递过一瓶水。“很棒。”
“谢谢。”吴羽策也不客气,放了折扇就接过来,清凉液体滑过喉间的感觉倒是让他的心情好多了。

李轩听到低沉的声音才发现不对。

那是个,男人?

李轩平生第一次为自己的眼神感到挫败。男人能长得这么,好看。真是不多见啊。
还好刚才没有冲出去。李轩腹诽了自己一下,悄悄地从林丛里退了出去。
这么好看的人。真想把他画进我的画里。如果有缘,也许会再遇见?
总之李轩大大为自己不敢走出去找好了理由。而且他,莫名其妙的相信,他一定会再遇到那个人的。

大概李轩也没想到,那个惊艳的,甚至不像是相遇的遇见,让他心动了很久很久。

如果说热爱艺术甚至将一生献给了艺术的人们拥有信仰,那么普拉多大概是他们朝圣的殿堂。
普拉多博物馆里的辉煌灿烂,的确令人难以想象。入眼都是风格迥异的名作,李轩赞叹的目光落在每一幅画作上,几乎舍不得移开。

视线一转却瞥见了个有些熟悉的身影。
是上次看见的那个人。今天他穿着白色的衬衣,微仰着头看着一幅作品,眼里的光是李轩最熟悉不过的。——那种发自内心的热爱与赞美。
李轩脚步轻巧的走过去。“你也喜欢这一幅吗?”
那人闻言回头礼貌的冲他点了点头。
“在这一幅前停留得最久的,只有你一个人。遇到同样的人还挺不容易的。”李轩笑笑,“可以认识一下吗?”他向对方伸出了手,“中国G大美术学院。二年级。李轩。”

吴羽策冰雪般礼貌而疏离的表情微微有些松动,尤其是在听到G大以后。李轩的微笑温和如夏日午后的阳光,令人难以拒绝。
向来不太喜欢接触别人的吴羽策有些失神,鬼使神差般的伸出了修长漂亮的手,
“G大美术学院。一年级。吴羽策。学长好。”

那才是一个真正的相遇。出乎意料的默契让他们都不由自主的向彼此伸出了手。

而那只是一个开始。

END.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