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辞。

我不是会讲故事的人。

头像源堆糖。

记大致会写的方向而已,别的我也可以接受,算是杂食。

凹凸:雷卡/雷安/雷嘉/耀柠
全职:双鬼/周橙/叶乐
魔道:追凌/薛瑶/薛晓
yys:双龙/连若/狗灯

梦魇(双鬼)

——双鬼篇真是好少。orz没有了脑洞但是爱还有啊。qaq比个哈特。




白色的月光一如既往的落在远方,似乎从不眷恋这个黑暗的角落。吴羽策坐在窗边,漆黑眼瞳倒影出一片空荡的白色,一丝光也没有。
黑暗里骤然响起一个浅浅的呼吸声,脚步声轻得如一片羽毛。
“阿策?”显然是疲倦至极的声音。
他看不到的是,漫天漫地的血色像是藤蔓般在吴羽策眼底的一片白色里疯狂蔓延滋长,如同冰原上盛开的巨大莲花。
“赎罪。那是,我的罪。”吴羽策望着窗外,眼神空洞,呼吸已经微不可闻。
猛然感受到对方呼吸变化的李轩赶紧伸手把人拢进怀里。“阿策。醒醒。我在这里。”他靠近对方耳边低语,声音温柔。

白色的月光下无数的黑影。吴羽策深吸一口气,握紧红莲天舞扬手划开一道又一道杀气四溢的弧线。鲜血溅到手上和脸上,毫无温度。
无边无际的冰原上只有铺天盖地的白色月光,和总在不远处的黑塔,长长的影子甚至能拖到他脚下。黑色的影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聚集到了周围。沉默着,不靠近也不远离。
每当吴羽策扬刀把那些东西斩杀的时候,他就会恍惚听到一个声音,叹息般幽冷。
赎罪。那是你的罪。
吴羽策捂着刺痛的心口半跪在地,咬着牙聚起涣散的精神。
李轩。
你在哪里。

血溅到脸上的感觉其实很不真实。但他已不知道杀了多少人了。拿着刀的手指微微颤抖,吴羽策的脸上依旧面无表情。眼角微挑看着监视器,似乎是能看见那里面的人。
监视器另一端白衣遮面的人们看着那冰冷的眼神,赞赏的点了点头。虽然他的天赋的确不如那个已经叛变逃掉的漂亮男孩,但他的冷酷与决断在剩下的实验体里确实不可多得。
是一把好刀。没有情感,没有喜怒,没有言语,却又懂得服从。
一只修长漂亮的手扯下了口罩,少年稚气未脱的脸露在空气里,声音温和,毫无温度。“很不错。来虚空。”目光落在镜头里那个少年的脸上,柔和了几分。

吴羽策从梦中醒来的时候李轩就伏在床头,听到动静慌忙地起身。却被吴羽策突然伸手抱了个结实。“阿策?”对方浅淡而微凉的呼吸落在颈窝,平添几分让人安心的味道。他犹豫着小心翼翼地伸手把人抱得更紧。却听到对方冷如细雪的声音缠着吐息落在耳畔,
“李轩。我闻到了。血的味道。”李轩的身体僵了一瞬,“别乱猜。怎么可能呢哈哈哈阿策你想多了。”
“我只是陈述事实。”吴羽策面无表情的放开他。李轩少见的沉默了很久,起身出了房间。吴羽策脸上的冰雪化作暴怒,漆黑眼瞳里怒气如破空蜿蜒的龙。

“你一直都错了。他是怎样的人,你比我更清楚。”
“一个挣扎在赎罪与罪孽边缘的人不可能得到活下去的权利。”
“你没有为虚空流过血。那你为什么还能留在虚空。甚至留在他身边。”
女孩的声音又回荡在耳畔。冰冷至极。

“罪恶妄想症。”
男孩沉默了很久,抬起与他极其相似的眼瞳,直直的看着他。
妄想着虚无的罪恶。却在沉重的赎罪中挣扎。

在妄想症症状显露以后第一个发现的人其实是李轩。作为在虚空的实验体,他原本唯一活下去的方式就是杀人。没有为虚空流过血的人,根本没有活下去的权利。
这是铁则。
但李轩却执意把他留了下来。不只是依靠他的权力,还有这些年他为他完成的无数任务。杀过的无数人。
高层认为吴羽策有用。他就能得到活下去的权利。

“李轩。我们也许,会是同一类人。”
闭上眼前那个女孩给他留下的最后一句话。轻如梦呓。像一个温柔而冰冷的预言。

在那双漂亮的眼睛里他看见的,是铺天盖地,冰凉无边的绝望。

END.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