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辞。

我不是会讲故事的人。

头像源堆糖。

记大致会写的方向而已,别的我也可以接受,算是杂食。

凹凸:雷卡/雷安/雷嘉/耀柠
全职:双鬼/周橙/叶乐
魔道:追凌/薛瑶/薛晓
yys:双龙/连若/狗灯

夜莺与玫瑰

——送给我家玫瑰er。抱歉拖了这么久。orz

那里一片空荡。连血的颜色都是黯淡的。

认识那个人的时候。是多久的过去了呢。
夜莺想着。整了整黑色风衣的衣领,忽的就碰到了袖里的一块冷硬。
那是一把刀。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就已经习惯于把那把刀带在身边,甚至于收在袖里。

一张隐隐约约的秀丽面容又一次在眼前浮起。女孩儿裹在黑色风衣里,秀眉微挑,高傲得像最高的冰山上一朵盛开的黑色莲花。
“你就是我的搭档?”

代号“玫瑰”。真实姓名不详。算是和他同一期的优秀对手。也是以后的搭档。
夜莺看着她年轻的面容,默默地在心里念出一串资料。然后伸出手。
“夜莺。”

独行的女孩挎着精巧的包,鞋跟在黯淡的灯光里敲打出轻轻的声响。在寂静里显得尤为清楚。
暗色里黑影舔了舔嘴唇,露出一丝轻佻的笑,从衣间抽出了刀,起身跟了过去。
“嗨……”黑影伸手就按上女孩肩膀,另一手刀刃抵在对方腰间。沙哑难听的声音刚刚落下,他忽然就听见了一声轻蔑的冷笑。低低的响在黑暗里。
冰凉轻巧的刀刃划过后颈。下一秒他面前看到的就已经不再是那个秀丽的女孩。而是一道黑色的残影。喉咙里滑过呼呼风声,大概是喉咙已经被划开了吧。
男人沉重的身体倒下。
夜莺半蹲在一边擦着染了血的刀。面无表情。玫瑰随手拉开了包抽出手帕擦自己精巧的蝴蝶刀。
“第一次居然是这么弱的目标。组织是有多不信任咱俩。”
你太强。怎么可能被信任。
夜莺没说话。把多余的念头揉起来扔到一边。一把刀朝他飞过来,单手接下,微弱灯光里薄薄的刀刃闪着寒凉的光。一支玫瑰妖娆而绽。
“你的刀不好用。”
“而且。我一个人也能解决。”

当夜莺再次想起这句话的时候。玫瑰已经浑身鲜血闭着眼睛躺在冰冷的地上。只有心脏处还在微微起伏。
“你为什么要自己去。”夜莺开口。像是在对那人说话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将玫瑰背起准备回组织疗伤。夜莺听见了他的回答。“不能……回去。”虚弱的声音不复最初的冰冷傲然。夜莺怔怔的不知该说什么好。最后安抚的轻声回答。“好。”

夜莺最后一次见到她是在她的伤快好了的时候。她坐在窗边,夕阳的光映照着那张精致的脸,将她冰冷桀骜的线条柔和了几分。纤细手指间一把轻巧的黑色手枪已经重新组装好。
“那把刀。你要记得永远带着。等我回来。”

那天黑暗里无数暗色的花重叠着盛开。夜莺站在高处俯视,任夜风拉扯起他黑色风衣的衣摆。
不知那里无数血色的玫瑰花。可有一朵是从你身体里开出的呢。

END.

@唐菓不能吃w

评论(3)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