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辞。

我不是会讲故事的人。

头像源堆糖。

记大致会写的方向而已,别的我也可以接受,算是杂食。

凹凸:雷卡/雷安/雷嘉/耀柠
全职:双鬼/周橙/叶乐
魔道:追凌/薛瑶/薛晓
yys:双龙/连若/狗灯

【双花】战魂


我看见那一日光黯淡了天空。神从云中跌落,露出黑色的流血的翅膀。在遥远的冰原上开出红色的花。
他们的相遇注定是以硝烟与血为背景。
张佳乐一直都没有对谁说起过。他眼前的世界。因为他也分不清,真实亦或虚妄。
比如裹在雾气里面容隐约的男孩,比如从虚无中幻化而出的女孩。比如遥远冰原上斜插入云的黑色的高塔,比如月光下扭曲的黑色翅膀和隐约漫开在夜色里的血色。
每次他从无数叠加扭曲的梦境里大汗淋漓的醒来时,他总会想到一个人。一个只差一步就杀了他的人。却是他世界里唯一清晰的存在。

“喂。死了没。”谁的声音蓦地的响在虚空里。张佳乐试着动了动四肢,只觉得浑身都像是碎掉了一样。喉咙里只有硝烟与血的味道。竭力睁开双眼推开身上的碎石,黑色的世界里裂开一道刺目的天光,张佳乐看到了一个人。
那是个与他年纪相仿的男孩。黑色短发乱糟糟的,沾满尘灰。那是一张线条硬朗的脸,剑眉星目,英气里更多的是几分桀骜不驯。
“呦。没死。”那人倚着染血的重剑,似在自言自语,“比那帮实验体抗打。”张佳乐看着他沉默了很久,右手在虚空中一抓,一把枪从空气里浮出轮廓。他慢慢举起枪,指向那个人。那把沉重的剑居然在同一时刻剑尖微挑,抵向他的喉咙。
两个人眼里的火焰在那一刻疯狂燃到了极致。
张佳乐似乎看见有什么同样炽热的东西在对方眼里跳动,那也是他一直渴望的东西。在那浓烈得几乎在空气里流动的杀意下张佳乐突然嗤的一声就笑了,手腕一翻那把枪就没了踪影。“我认输。”
对方似乎也惊异于他的利落。重剑顿了一下移开,向他伸出粗糙而有力的手。“有资格。搭档吗?”张佳乐微微愕然的盯着那人。“活下来。就有资格。”那人像是读懂了他眼里的愕然,补充道。
张佳乐什么都没再想就伸出了手与他对握,利落的一个起身站在对方面前。
“张佳乐。”
“孙哲平。”

炮火硝烟间的对话简单得不带一丝多余的情绪,每一个字都刚硬得像是狠狠刻在心上。就这样,在张佳乐的梦里,沉睡了很多很多年。
漫天飞扬着尘与灰。张佳乐咬着牙撑着身体拖着枪从坑道里爬出来。灼热的气浪此起彼伏,尘土炸了他一头一脸。
远远的就看见那个挥舞重剑的身影,手起剑落,厮杀不休。张佳乐掂了掂手里的枪,缓缓弯下腰,如同一只绷紧身体的猎豹。双臂张开划出圆弧,一个扫射撂倒围拢而来的敌人随手甩开空枪迈开步子隔着枪林弹雨冲向那个人。
高速奔跑中张佳乐伸手在虚空里一抓,那把枪再次从虚无中组装而成。枪口火光不断,在敌阵里炸开绚丽而致命的花。猛烈致命的枪火为即将被封住退路的孙哲平硬生生撕开了一道裂缝。
“孙哲平!”张佳乐猛的大吼,枪火中的那个隐约的高大身影毫不迟疑的转变方向,染透鲜血的重剑荡开,杀气纵横,从绝地中撕开一条淋漓的血路。两人终于汇合。
“操。我他妈还以为你……”后背相抵,张佳乐听见那个人沉重的喘息声,和被黄沙拉扯得沙哑渗血的声音。恍如隔世。他忽的笑起来,张扬肆意的笑声回荡在战场上,烽火之间。“去你大爷的吧!别他妈咒老子死!”孙哲平听着听着就乐了。不用回头他也能想象到那个人半长的红发在火光剑影中跳跃,猎寻的枪口炸出刺眼致命的火花,背影挺拔而高傲。
那是沐着鲜血疯狂盛放的战场之花。

TBC.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