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辞。

我不是会讲故事的人。

头像源堆糖。

记大致会写的方向而已,别的我也可以接受,算是杂食。

凹凸:雷卡/雷安/雷嘉/耀柠
全职:双鬼/周橙/叶乐
魔道:追凌/薛瑶/薛晓
yys:双龙/连若/狗灯

梦魇(双鬼)

——双鬼篇真是好少。orz没有了脑洞但是爱还有啊。qaq比个哈特。




白色的月光一如既往的落在远方,似乎从不眷恋这个黑暗的角落。吴羽策坐在窗边,漆黑眼瞳倒影出一片空荡的白色,一丝光也没有。
黑暗里骤然响起一个浅浅的呼吸声,脚步声轻得如一片羽毛。
“阿策?”显然是疲倦至极的声音。
他看不到的是,漫天漫地的血色像是藤蔓般在吴羽策眼底的一片白色里疯狂蔓延滋长,如同冰原上盛开的巨大莲花。
“赎罪。那是,我的罪。”吴羽策望着窗外,眼神空洞,呼吸已经微不可闻。
猛然感受到对方呼吸变化的李轩赶紧伸手把人拢进怀里。“阿策。醒醒。我在这里。”他靠近对方耳边低语,声音温柔。

白色的月光下无数的黑影。吴羽策深吸一口气,握紧红莲天舞扬手划开一道又一道杀气四溢的弧线。鲜血溅到手上和脸上,毫无温度。
无边无际的冰原上只有铺天盖地的白色月光,和总在不远处的黑塔,长长的影子甚至能拖到他脚下。黑色的影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聚集到了周围。沉默着,不靠近也不远离。
每当吴羽策扬刀把那些东西斩杀的时候,他就会恍惚听到一个声音,叹息般幽冷。
赎罪。那是你的罪。
吴羽策捂着刺痛的心口半跪在地,咬着牙聚起涣散的精神。
李轩。
你在哪里。

血溅到脸上的感觉其实很不真实。但他已不知道杀了多少人了。拿着刀的手指微微颤抖,吴羽策的脸上依旧面无表情。眼角微挑看着监视器,似乎是能看见那里面的人。
监视器另一端白衣遮面的人们看着那冰冷的眼神,赞赏的点了点头。虽然他的天赋的确不如那个已经叛变逃掉的漂亮男孩,但他的冷酷与决断在剩下的实验体里确实不可多得。
是一把好刀。没有情感,没有喜怒,没有言语,却又懂得服从。
一只修长漂亮的手扯下了口罩,少年稚气未脱的脸露在空气里,声音温和,毫无温度。“很不错。来虚空。”目光落在镜头里那个少年的脸上,柔和了几分。

吴羽策从梦中醒来的时候李轩就伏在床头,听到动静慌忙地起身。却被吴羽策突然伸手抱了个结实。“阿策?”对方浅淡而微凉的呼吸落在颈窝,平添几分让人安心的味道。他犹豫着小心翼翼地伸手把人抱得更紧。却听到对方冷如细雪的声音缠着吐息落在耳畔,
“李轩。我闻到了。血的味道。”李轩的身体僵了一瞬,“别乱猜。怎么可能呢哈哈哈阿策你想多了。”
“我只是陈述事实。”吴羽策面无表情的放开他。李轩少见的沉默了很久,起身出了房间。吴羽策脸上的冰雪化作暴怒,漆黑眼瞳里怒气如破空蜿蜒的龙。

“你一直都错了。他是怎样的人,你比我更清楚。”
“一个挣扎在赎罪与罪孽边缘的人不可能得到活下去的权利。”
“你没有为虚空流过血。那你为什么还能留在虚空。甚至留在他身边。”
女孩的声音又回荡在耳畔。冰冷至极。

“罪恶妄想症。”
男孩沉默了很久,抬起与他极其相似的眼瞳,直直的看着他。
妄想着虚无的罪恶。却在沉重的赎罪中挣扎。

在妄想症症状显露以后第一个发现的人其实是李轩。作为在虚空的实验体,他原本唯一活下去的方式就是杀人。没有为虚空流过血的人,根本没有活下去的权利。
这是铁则。
但李轩却执意把他留了下来。不只是依靠他的权力,还有这些年他为他完成的无数任务。杀过的无数人。
高层认为吴羽策有用。他就能得到活下去的权利。

“李轩。我们也许,会是同一类人。”
闭上眼前那个女孩给他留下的最后一句话。轻如梦呓。像一个温柔而冰冷的预言。

在那双漂亮的眼睛里他看见的,是铺天盖地,冰凉无边的绝望。

END.

【双鬼】【李轩生贺】

——讲道理。差点赶不上轩哥生日了。而且大家都写得,那么的棒。咸鱼非常的,惊恐。

——大学paro。不要问我一个美术生跳舞为什么那么好。对阿策爱得深沉。

——细节bug什么的不考究。发现了就告诉我呗。

——也许是一个开始。也许还会有更加遥远的故事。就算你愿意看,我也不一定写。x(不你这人


也许没有那次相遇,李轩想他的人生大概也是不会完整的。

背着画架走在小径上,视线里所及之处,满眼柔和而生机勃勃的绿色。不知名的花香浅浅的渗进空气里,清新好闻。
李轩深吸一口气,脚步未停。他还是没有找到让他动心而下笔的风景。
不过丽池公园的美丽,果然从来都不会是夸大。

极度的静谧安宁中,一阵响板声响起,却并不突兀,极有韵律的美感。李轩有些好奇,加快了脚步向前。
茂密的林丛之后有一块小小的空地。此刻那里只有两个人。
男人身形修长,面容俊秀。黑色衬衣下摆插进马裤,布料在修长身体上绷紧,勾勒出挺拔的轮廓,长筒皮靴在地面上敲打出欢快的节奏。响板在他手中,变换出热情而有节奏的旋律。
而他的舞伴,是个身材高挑的女人。
大概是。李轩站在林丛后,只能看见她的背影。身材高挑而又不显得过分纤细,黑发大概是被拢了起来,露出白皙的后颈。同样挺拔的身姿丝毫不比那个男人差多少,更显出一种傲然。更让李轩觉得惊奇的是,她穿的是一身黑色的舞裙。完全不是李轩曾经见到过的艳丽明媚,纤长指尖握着一把深红色的折扇。

吉他的声音适时响起,和着响板的声音,明快的节奏里女人耸肩抬头,手中的折扇忽的扬起,截然不同的清冷气息在热情奔放的节奏里竟然不显得突兀,像是载歌载舞的湖岸与湖中清冷落寞的莲花。
月光落在了那朵莲花上,暗处掩掉的光华一点一点的显露出来。女人随着旋律飞快的舞动起来,舞步移动间长裙的裙摆飞扬,像一朵盛开的黑色莲花。鞋跟敲打着地面的声音极有韵律,深红色的折扇在她手指间轻灵的飘动,为她的舞姿增添了一丝灵动的色彩。

李轩的视线几乎要跟着那个女人的身影移动,那朵黑色莲花在他的眼里旋转着盛开,清冷的气息仿佛在鼻尖萦绕。

方锐等到俩人终于练完了以后扔下吉他就冲了过来。“吴女士你真是太棒了!”黑色长裙的人白了他一眼,“你这么叫我下次再有这种事别找我。”“别呀别呀您这么帅气肯定不会跟我一般见识!”另一边周泽楷放下了响板拿着纸巾正在擦汗,闻言也笑出了声,走到吴羽策面前递过一瓶水。“很棒。”
“谢谢。”吴羽策也不客气,放了折扇就接过来,清凉液体滑过喉间的感觉倒是让他的心情好多了。

李轩听到低沉的声音才发现不对。

那是个,男人?

李轩平生第一次为自己的眼神感到挫败。男人能长得这么,好看。真是不多见啊。
还好刚才没有冲出去。李轩腹诽了自己一下,悄悄地从林丛里退了出去。
这么好看的人。真想把他画进我的画里。如果有缘,也许会再遇见?
总之李轩大大为自己不敢走出去找好了理由。而且他,莫名其妙的相信,他一定会再遇到那个人的。

大概李轩也没想到,那个惊艳的,甚至不像是相遇的遇见,让他心动了很久很久。

如果说热爱艺术甚至将一生献给了艺术的人们拥有信仰,那么普拉多大概是他们朝圣的殿堂。
普拉多博物馆里的辉煌灿烂,的确令人难以想象。入眼都是风格迥异的名作,李轩赞叹的目光落在每一幅画作上,几乎舍不得移开。

视线一转却瞥见了个有些熟悉的身影。
是上次看见的那个人。今天他穿着白色的衬衣,微仰着头看着一幅作品,眼里的光是李轩最熟悉不过的。——那种发自内心的热爱与赞美。
李轩脚步轻巧的走过去。“你也喜欢这一幅吗?”
那人闻言回头礼貌的冲他点了点头。
“在这一幅前停留得最久的,只有你一个人。遇到同样的人还挺不容易的。”李轩笑笑,“可以认识一下吗?”他向对方伸出了手,“中国G大美术学院。二年级。李轩。”

吴羽策冰雪般礼貌而疏离的表情微微有些松动,尤其是在听到G大以后。李轩的微笑温和如夏日午后的阳光,令人难以拒绝。
向来不太喜欢接触别人的吴羽策有些失神,鬼使神差般的伸出了修长漂亮的手,
“G大美术学院。一年级。吴羽策。学长好。”

那才是一个真正的相遇。出乎意料的默契让他们都不由自主的向彼此伸出了手。

而那只是一个开始。

END.

【双鬼】余生请你指教

——伪双鬼深夜六十分。主题:回忆商店

——躺太久了翻个身

你听说过可以找回回忆的故事吗。

不可能。已经被忘记的事再怎样也不能被找回来吧。

不。当然能。只要,你能够付出我感兴趣的代价。无论是怎样的回忆,甚至回忆里的一切,我都可以将它,为你找回来。

年轻的店长单手支着下巴,弯眸笑得灿烂。

传说在虚空城里有一个神秘的地方。叫做回忆商店。 在第九十九条街的尽头,坐落着那个以回忆为名的商店。屋檐下挂着青铜风铃,当有人推开门的时候,叮零声就会穿越一身尘埃,唤醒黑暗里那个总是沉默的人。

很久都没有人来到这里了。店长细致的擦着手里线条优美的长刀,哼着不知名的曲调。阳光透过玻璃窗,温柔的落在厚重高大的木柜里。各种各样的玻璃瓶反映出不一样的奇异光彩。

就是这时。叮零一声。有人推开了门。

店长微笑抬头。“欢迎光临。回忆商店。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来人在角落里的椅子上坐下,面容隐在黑暗里,看得不真切。但即使只是一个淡淡的轮廓,线条也优美得足以让人呼吸一滞。若是在阳光下,该是怎样的光华万丈。

“我想要找回回忆里的一个人。”冷如细雪的声音落在店长耳畔。店长交叉十指抵着下巴,“有些难度。那么请你先把你的故事说一说吧。”

吴羽策大概从没见到过那么多的血——从李轩的黑衣上蔓延而开,像是大片大片暗色的花。理智如他,也慌了手脚。“你……再坚持一会……就一会!”

“咳…”李轩却在笑。很难想象他是怎样笑出来的。脸色因大量鲜血的流失愈加苍白,剧痛本该使他濒临休克。那个淡淡的笑已经虚弱无比。“阿策……走吧。”得到的只是沉默的回答。吴羽策的固执向来都如磐石般,无可撼动。

李轩咬咬牙,强忍着剧痛把他推开。再次握住了身侧长刀的刀柄,以刀为支撑重新起身。用尽气力将长刀扬起,一瞬间有万丈光华在那刀刃上流转,无形的气流翻涌将吴羽策越推越远,甚至筑起了厚重而无可撼动的墙。李轩的身影在光芒之中,被吞没殆尽。那是连一句话都没有留下的道别。

吴羽策在后来的岁月里总是无数次的想,那也许是他平生最后悔的一件事。

那个很长很长的故事讲完的时候,店长端起面前已经冷掉的茶,轻轻的抿了一口。静默里两个坐在不同的黑暗里的人都没有看彼此。

“那么,你是想要找回那个人吗。你想要对他说些什么吗。”

“我只想对他说我还没来得及对他说的一切。”

“比如我爱你,比如我等你。”

店长沉默了很久, 把终于擦好的长刀放在桌子上,微弱的光线里刀刃上细小而精致的铭文露出了面容,“四轮天舞”。一直都坐在观察着每一个来到这里的人的黑暗里的年轻店长第一次起身走出了黑暗。

午后的阳光里他微微回头,面容倒映在对方因惊讶而越睁越大的眼瞳里,唇角笑意温柔。

“阿策,被我知道了就不可以抵赖了哟。”

“我已经回来了。以后,我说给你听。”

“余生请你指教。”

END.

——题外话。拖了这么久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写不出什么好的故事要是设定有什么撞上的地方只好说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了。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

【全职/双鬼】谁的葬礼(下)

——跟题目毫无关系。

——我说不虐就是不虐。x只是不甜而已。

——杀手paro

——迷之意识流。

三。
深夜。零落的星光更显得暗淡许多。似乎那少得可怜的星光也不愿眷顾这里。
这里是黑街。
这个城市最阴暗肮脏的角落。这个城市所有见不到光的一切,都聚集在这里。贫穷的小家庭,凶恶的流浪者,混迹街头的黑道流氓,满身酒气的风尘女子。粗鄙的叫骂声和撕打声交织,深沉夜色下掩住了所有扭曲与阴暗。
李轩按着刀,将身形隐在黑暗里。
午夜十二点的钟声悠悠响起,回荡在空空的城里。李轩深吸口气,走出藏身的地方。
黑色的长街尽头,一盏摇摇欲坠的灯下,穿着黑色燕尾服的男人戴着高高的魔术帽,宽大的帽沿下只露出一角苍白而轮廓优美的下巴,和一支半开的白色玫瑰。
男人似乎感受到了李轩的存在,微微扬起脸,将玫瑰花拿在手里,薄唇勾起一丝冷笑。“第一个?或者说,第零个?”
李轩沉默。既然被看见了,那么也不必要掩藏目的了。他一步一步的朝那个人走去,边走边拔刀出鞘。刀尖微微下垂,冰蓝色的光在刀刃上蔓延开来,以微不可闻的速度迅速爬满长刀。
在距离对方几步之外的地方,李轩奔跑起来,踏着路灯杆下一堆杂物高高跃起,在空中抬起已经光华流转的锋利刀刃。而那个男人却只是站在原地不动,仿佛下一秒刀刃将切开的不是他的心脏。
那支半开的玫瑰在他手中无声的变幻成银白色的刀刃。
冰蓝色的凌厉刀光落进男人胸口的时候,白色的刀刃同时也刺进了李轩的心脏。而李轩却看到,他的刀,穿过了对方的身体,刀光碎落成莹莹的蓝色碎片,消散在空气里。那柄银白的刀刃刺进身体,身体深处,剧痛袭来。李轩不可置信的瞪大了双眼。“这不可能…”
男人冷笑,“无论再来多少次。你也会死的。”
然后下一刻温热的鲜血就溅到了李轩脸上。真是奇怪。他竟然还能有触感。他看到一柄暗红色的长刀从背后贯穿了苍白的男人,鲜血在他的黑衣上漫开一片暗色的花。
李轩以刀勉强支起身体,莫名的无力感在向四肢蔓延。他抬头,只看到黑衣男人缓缓的倒下,脸上带着奇异而又释然的笑。然后如风化般在李轩眼前消散。
透过他的身体,李轩看到了一张熟悉而又陌生的脸,与他之前的无数个梦里的面容重叠,
吴羽策。

四。
那个名字自然而然的从记忆里浮现,哪怕在之前的无数个日夜里它都不知沉寂在心底何处。
但终究是在心底。
李轩觉得自己的喉咙有些干涩,发不出任何声音。他低低的,像过去一样唤了一声眼前人。“阿策……”
吴羽策缓缓屈膝,红莲天舞落到地上,发出清脆声响。他伸出手,想把那个人拥进微凉的怀里,手指却穿过了那个人的身体,看上去就像拥抱着一个虚无的影子。
“你回来了。”耳畔是那人清冷声音和浅淡呼吸,李轩笑了笑,再也握不住四轮天舞,任由它跌落。他的身体缓缓虚化成莹蓝色的光点,消散在吴羽策指尖。
他凑过去,靠到吴羽策耳边,轻声的笑了,
“是啊。为了跟你说一句。我爱你。”
黑色的长街从街口开始长出了白色的玫瑰,在每一个角落里绽开,蔓延成摇曳的花海,掩掉了其下的鲜血与往事。
像一场纯白色的葬礼。

END.
迷之意识流。x其实我只想有人评论一下陪我聊个天x

【全职/双鬼】谁的葬礼(上)

——跟题目毫无关系。

——我说不虐就是不虐。x只是不甜而已。

——杀手paro

——迷之意识流。

零。
天空阴沉,漫天飘雨。
一身黑衣的瘦削身影打着黑伞,独自立在白色墓碑前,背影孤独而高傲,像是草原上独自远眺的一匹孤狼。
修长手指缓缓收紧,直至指骨泛白。

一。
又一次独自从梦中醒来,空荡的房间里只有自己单调的呼吸声。细密雨丝敲打着玻璃窗,雨声沙沙,仿佛无边无际。无端的添了几分阴冷。
李轩无意识的往被子里缩了一些,那股幽幽的阴冷像是钻进了心里,使他不由自主的,渴求另一股温暖。他自己也不知道。心里没来由的空荡从何而来。
不过,又做那个梦了。
雨中柔和静谧的墓园,打着黑伞的黑衣男人,还有更多,暗红色和深蓝色的长刀,纷飞的刀光和鲜血,叼着白玫瑰的苍白男人,雨中绽开的火光。梦里的一切都像是一幅破碎抽象的画,带着妖冶诡异的色彩。
他在想念某个人。
莫名其妙的想念。一个记忆里甚至面容模糊的人。明明连看都看不清,他却仍记得,那个人的眉眼冷峻,眼瞳深邃,唇角微凉。
李轩重新把脸埋进被子里,闷闷的想着,
他是谁。

二。
吴羽策打着伞,垂眸独立在墓碑前。即使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也让人觉得仿佛有浓重的悲伤如海潮般从他身边翻涌开来,漫天漫地。
良久,他转身,踏着一地翠色离去。墓碑前一束盛开的白色玫瑰。雾雨岚岚中,远处有人影朦胧,黑伞的轮廓模糊,仿佛烟雨中一朵凭空而绽的黑色莲花。
刚踏进虚空总部,吴羽策就看到了急匆匆赶来的李迅。“什么事这么急。”李迅压低声音,“新消息来了。”
【机密办公室】
“说吧。”吴羽策一边翻着资料一边示意李迅开口。
“昨天收到的消息。坐标北城黑街。时间还是午夜。最后回来的是小盖。毫发未损。”
李迅念完手中的文件,有些担忧的望着吴羽策。
“这次怎么办?”
吴羽策深眸里划过一丝寒意,手指一顿,目光落在那柄暗红色的太刀上。
“这次。我去。”

(待续…)